当宫腔粘连遇到子宫腺肌症,该怎么办?

2022-09-22 15:28:28 文章来源:网络

本文转自:红网

红网时刻**8月3日讯(通讯员 洪雷)宫腔粘连是一种由多种因素(创伤、感染等)造成的子宫内膜基底层损伤后子宫肌壁间相互黏附的疾病。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院宫腔镜诊断的宫腔粘连发生率大约20%。宫腔粘连会显著影响妊娠结局,对于不孕、反复流产且有生育要求的患者,宫腔粘连分离术是首选的治疗手段。宫腔粘连术后复粘率高,预防复粘的方法**括术后宫腔留置COOK球囊支架、二探三探等。

子宫腺肌症是指具有活**的子宫内膜腺体和间质侵入到正常的子宫肌层,同时伴有周围子宫肌层细胞的肥大、增生和纤维化,发病高危因素**括多产、人工流产、刮宫、肌瘤剔除等损伤子宫内膜与肌层组织的病史。中信湘雅B超诊断的子宫腺肌症发生率大约30%。严重的子宫腺肌症可显著影响妊娠结局,专家共识推荐使用GnRH-激动剂来缩小腺肌症病灶、改善子宫内膜容受**、提高患者妊娠率。

不少助孕的患者既有宫腔粘连又有子宫腺肌症,这时该怎么办呢?

一般来讲,**院治疗流程如下:首先进行宫腔粘连分离手术,术后通过二探三探或宫腔留置COOK球囊支架来预防再粘连;术后等待内膜修复的大约2个月时间内,**生根据患者子宫腺肌症严重程度予以不同疗程的GnRH-激动剂治疗(降调节);足疗程降调节后,予以雌激素治疗(人工周期),同时进行内分泌和B超监测,待内膜厚度达标后进行冻胚移植。

有人担心宫粘术后使用降调药物会影响内膜生长,实际上,理论上来讲子宫内膜修复不需要雌激素,而内膜的增生才需要雌激素。2019年—2021年5月经上述治疗流程的398名患者累积临**妊娠率可达55.3%(≤35岁的254名患者累积临**妊娠率可达61.8%),这样可充分利用宫腔粘连术后等待内膜修复的时间进行腺肌症治疗,从而节约了患者助孕的宝贵时间,且不会影响到内膜的正常修复过程,达到了理想的妊娠结局。

本文转自:科技日报

科技日报记者 操秀英

北京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熊巍实验室利用一株模拟人类DFNB23遗传**耳聋的Pcdh15av-3j小鼠品系,全方位展示了突变位点附近产生的DNA双链切割/断裂,可以通过非同源末端连接通路实现移码突变的修复以及听觉和平衡觉功能的部分修复。该工作首次在哺乳动物模型上展示了利用非同源末端连接的基因修复通路有效实现先天**遗传疾病的在体基因治疗,为遗传**耳聋的治疗提供新思路。该研究近日发表于《细胞报告》上。

文章通讯作者熊巍介绍,基因治疗是治疗基因突变导致的遗传**疾病的金钥匙,目前大部分工作集中在针对mRNA的基因替代或者基因沉默,若干适用**好的靶基因已经被用于临**,体现出基因治疗的可行**。然而就中心法则而言,在mRNA水平的修复还是治标不治本,因此针对DNA的基因修复代表了下**基因治疗的新方向,该研究提出特别针对DNA移码突变的一个方案,并系统展示了在耳蜗毛细胞DNA水平的基因编辑有效**动物听觉。

DNA水平的基因修复可以通过以CRISPR-Cas为代表的基因编辑技术来实现,随着2011年CRISPR-Cas工具的开发成熟,研究者可以依赖guide RNA(gRNA)实现稳定可控的定点DNA双链切割/断裂,CRISPR-Cas技术的一个重要应用就是实现定点切除致病突变。DNA双链切割/断裂的修复有诸多通路,其中**主要的是非同源末端连接和同源重组修复两种。非同源末端连接产物携带各种插入或者缺失导致的移码突变,其结果等同于从一个突变到多种突变,因此并未在基因治疗中得到很好的应用;依赖同源重组修复通路,将靶基因修复为野生型,但这一过程需要有一个野生型的DNA模板,在体情况下基于同源重组修复通路的效率在活体动物的终端分化细胞上效率非常低,从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基因编辑在基因治疗上的应用。因此基于基因编辑技术的在体基因治疗方案一直处于实验室和细胞系体系研究阶段。

据了解,熊巍实验室长期研究耳聋相关基因的生理和病理机制。该研究利用小鼠耳蜗培**组织验证了终端分化的功能细胞上编辑产物也具有可重复**,并利用该原理实现了单个gRNA即可修复移码突变,实现小鼠的在体基因治疗,在体外组织和在体动物两个层面,从编辑基因产物、蛋白表达、毛细胞功能以及动物生理功能等多个角度的分析和评估来展现该方案的可行**。

该概念的成功验证表明占人类22%的移码突变导致的遗传**疾病有广阔的治疗前景。

熊巍实验室在2015年建立实验室之时即确立了研究遗传**耳聋基因治疗的方向,所有的技术和资源都是从零开始积累,期间尝试了多种策略和方法,**终锁定利用非同源末端连接的非随机修复机制来重塑移码突变导致的致聋突变。该工作从2019年底投稿到2022年上半年**终接收,历时两年半。

据了解,该论文的共同**作者为刘恋、邹林志和李宽三位**士研究生,该工作也得到南方科技大学陈放怡实验室、山东大学徐志刚实验室和清华大学孙前文实验室的大力协助。

上一篇:打高血压疫苗,能摆脱服用降压药的命运吗? 不妨了解下

下一篇:最后一页
“网站整改中,内容已删除!”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羊城生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