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计算密集“上新”,最新成果哪家强?,东软睿驰如何实现域控制器快速部署?

2021-12-03 00:08:51 文章来源:网络

2021年即将收尾,国内外头部企业、知名研究团队却开启了新一轮比拼,陆续放出重磅消息,围绕“量子计算”展开角逐。

近年来,美国、欧盟、英国、日本等国家和地区持续加强在量子计算领域的政策扶持。近日,在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的《“十四五”信息通信行业发展规划》中,提出要推动包括量子计算在内的多项新兴技术应用,深化新技术新业务在垂直行业和领域的拓展。

量子计算概念诞生于20世纪80年代,历经近半个世纪的理论积淀和技术研发,全球很多国家在量子计算领域接连取得实质性突破。如今,量子计算从理论走向实践,技术应用进入跃升期。

近期量子计算大事

11月15日,IBM宣布设计出一款新的量子计算芯片“Eagle”

IBM高级副总裁兼研究部门负责人Darío Gil:

IBM所设想的是这样一个世界:计算应用程序的某些部分在传统芯片上运行,而另一些部分在量子芯片上运行,这取决于对每个任务的最佳工作方式。

11月15日,德国联邦教育和研究部长Anja Karliczek宣布启动Q-Exa联盟,旨在借助传统高性能计算(HPC)加速欧洲量子计算技术

莱布尼茨超级计算中心(LRZ)主任 Dieter Kranzlmüller 教授:

除了开发量子计算的应用,Q-Exa也是百亿亿次计算道路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下一个主要里程碑是传统的高性能计算,代表了LRZ目前的旗舰计算机supermucc - ng的超级计算能力的40倍增长。

11月11日,英伟达在GTC大会上推出面向量子计算的cuQuantum软件工具开发包

英伟达:

培育一项新兴技术需要一个集体,所以英伟达正在与谷歌量子AI、IBM及其他企业合作,加速量子研究,带领量子计算再上一个台阶。

11月11日,加拿大和英国科学家首次在量子计算机上模拟了基本量子粒子——重子

加拿大滑铁卢大学量子计算研究所的研究员克里斯蒂娜·穆斯克:

这是科学家们首次在计算机上模拟重子,未来某一天,量子计算机也许可以让我们模拟这些粒子之间的相互作用。届时,科学家们或许不需要在加速器中让粒子相撞,他们可以在量子计算机上模拟这些相互作用来研究宇宙的起源等。

11月4日,中科院张潘团队在康奈尔大学线上论文发布平台arXiv上发表论文,提出一种新算法叫板谷歌“量子霸权”

谷歌量子霸权:

2019 年,谷歌发布悬铃木量子计算机,拥有53个量子位,可在200 秒内执行随机电路的采样任务。谷歌表示,以当时全球最快的超级计算机Summit为例,执行同样的任务需要 10000 年,基于此谷歌宣称已实现量子霸权。

10月26日,国际权威学术期刊《物理评论快报》发表了一项我国量子计算研究领域取得的重要成果

目前,量子计算领域已形成超导、离子阱、量子光学等多条技术路线,集结了 D-Wave 、谷歌、IBM、英特尔、英伟达、霍尼韦尔、中科院、中科大、本源量子等一批国内外企业、科研团队,推动技术快速演进升级,已经形成“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火热竞争格局。

量子计算在全球范围内仍处于原型机研发阶段,不过已经吸引了材料、石油化工、生物医药等众多行业用户的关注。

在我国,量子科技产业已经成为国家战略,量子计算作为产业内的重点应用之一,在科研团队与企业的不断努力下,有望加速突破。

来源:中国电子报

在“软件定义汽车”的时代,下一代集中式(域)电子电气架构的推进,正在驱动域控制器的量产加速。

当前,L2/L2+级ADAS市场迎来了高速增长期,传统分散的软硬件架构已经不能很好地满足智能驾驶系统需求。高工智能汽车研究院预计,到2022-2023年L2级及以上智能驾驶域控制器将会规模量产装车,域控制器将成为未来汽车的“标配”。

域控制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企业涉足该领域,不仅有主机厂和传统Tier 1巨头们,还有如东软睿驰这类供应商凭借软件技术优势异军突起。

在全新一代电子电气架构全面落地之前,近几年大部分主机厂仍会使用混合域的EEA架构,形成“分布式ECU+域控制器“的过渡方案。如果主机厂想要在较短的周期内和有限的资源下,选择更具性价比的方案,来实现更好的整车智能化效果,那么中央域和自动驾驶域控的引入则十分重要。

中央域控的应用可以解决车内IT基础设施的问题,包括以太网网关以及整车级服务的运行环境;自动驾驶域控可实现辅助驾驶/自动驾驶功能的集中化实现,这两者对电子电气架构的升级意义重大。

因为种种原因,域控制器的量产应用还处于起步阶段,其中自动驾驶域控制器的开发面临非常高的技术门槛,包括产品性能、功能安全、信息安全等均有极高要求。随着智能驾驶系统和功能升级,高性能的自动驾驶域控制器还需要适配新的软件架构,带来了软件开发难度增加,开发周期与开发成本也将进一步提升。

这意味着,域控制器开发与量产难题亟待解决。

一、域控制器标准化可行吗?

寻求高效解决数据驱动软件开发和迭代升级的方式,将成为主机厂面对新一轮市场争夺战的焦点。

这是因为,在未来汽车市场竞争中,差异化应用、技术与功能的快速迭代升级效率成为竞争关键。

在传统Tier1供应商定制化硬件和软件工程开发模式下,若主机厂需要部署应用软件开发,前期还需要解决巨大的工程化工作和技术难题。

比如,当前自动驾驶域控制器多采用异构多核的架构,芯片集成A核、R核、M核,还集成了GPU、DSP等特定的专用硬件加速单元,导致核间通讯和同步问题十分复杂。另外,在硬件架构上部署基础软件,需要对底层硬件架构进行大量繁琐的适配工程,这往往需要1-2年的时间。伴随着芯片的发展,后续域控制器功能增加等等,面向底层的硬件工作化部分工作量还将大幅增加,稳定性和性能的挑战也会越来越大。

对主机厂来说,更为理想的开发模式是,基于标准化的域控制器产品,快速部署应用软件。

标准化的自动驾驶域控制器基于异构架构芯片,通过将底层架构中的基础组件如电源网络管理模块、存储、通讯各方面的安全保护模块、数据交换模块等等通用部分实现标准化。

供应商域控制器开发过程中就已经将上述多个模块和机制的适配协同性工程化工作提前解决,包括芯片内部器件适配、各个网络和通讯的接口适配、AP和CP之间的组合适配等等。

基于以上,标准化域控制器配置了基础软件平台,为应用层提供标准化的接口,保证应用软件在不断迭代发展时,不会受到硬件工程适配的拖累。并通过配置SOA中间件等软件层和工具链,基于中间件提供的相对稳定上层接口,主机厂便能够方便快捷的实现上层开发应用软件和迭代升级。

今年8月,东软睿驰领率先发布了两款标准化域控制器产品,面向自动驾驶领域的行泊一体域控制器和面向整车的通用域控制器,为域控制器标准化提供了借鉴意义。

其中新一代行泊车一体域控制器支持5路高清摄像头、5路毫米波雷达、12路超声波雷达接入,摄像头最高支持800万像素,可实现高达28项的ADAS功能。

东软睿驰自动驾驶行泊一体域控制器所支持的自动驾驶功能;图片来源:东软睿驰

该产品主要面向的是L2-L2+级别ADAS系统,算力配置可满足L2-L2+级别需求,基于“开发者友好型”的设计理念,内置基础软件,丰富的功能中间件和开发工具,可实现一站式的基于IDE的可视化开发环境,能够根据配置生成丰富多样的开发工具及软件SDK,用以满足不同开发需求。

未来3-5年,L2-L2+级别ADAS市场依旧会呈现快速增长态势,从当前市场发展趋势来看,将前行、变道和泊车功能融合在一个域控制器中实现,具备明显的成本优势,已经成为越来越多车企的选择,存在较大的市场发展空间。

这类标准化行泊一体域控制器的出现,通过一种较低成本和更加便捷的量产方式,推动自动驾驶域控制器的规模化部署,具备十分积极的意义。

二、基础软件平台NeuSAR解决软件开发痛点

电子电气架构的集中化发展,也对应用层对底层软件平台提出了新的要求。

标准化域控制器可以通过基础软件平台、自动驾驶专用中间件实现软硬件解耦,基础软件将上层的应用软件开发与底层的硬件/芯片选择隔离开,这样不仅可以降低芯片和成本变化所带来的风险,还提前解决了基于域控制器进行软件开发过程中的诸多痛点,可以让主机厂将资源与精力集中在应用层功能软件的开发上。

毕竟,在各大主机厂纷纷选择自研软件的同时,成本和效率也是亟待解决的一大难题,软件架构开发成功,并非纯粹靠“工程师堆积”。对传统主机厂来说,软件部分尤其是基础软件平台(包括底层软件、中间件以及相关模块化软件),依旧是最大短板。

基础软件需要面向SOA,基于AUTOSAR不断的升级发展,为应用和硬件的适配提供充分的保障;另外,SOA框架需要满足跨核和跨域的需求,解决主域控制器中不同异构核之间实现高精度时钟同步时遇到精度损失问题;OTA实现过程中,主域控制器及区域控制器、终端节点控制器难以实现统一升级、统一管理、整车软件版本管理、升级事务性的管理等等。

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Tier1或OEM还需要紧密合作的基础软件服务供应商,紧跟新架构的升级,不断的补充、完善和提升基础软件平台。

由软件供应商提供一个将应用软件所需接口全部封装好的基础软件平台,是当前行业内协作的最佳选择。

在东软睿驰提出的SOA整体解决方案中,基础软件平台NeuSAR包含了能够支持AUTOSAR AP R2011版本的aCore、最高能够支持AUTOSAR CP R4.4版本的cCore,以及AUTOSEMO Service Framework(以下简称“ASF”),也能够实现软件平台的一体化。

NeuSAR可适配不同指令集的软硬件平台并对上统一封装接口,并将开发各领域SOA化应用软件过程中,所须的基础运行环境和开发环境接口集中起来并实现标准化,预装在标准化域控里面,提供完善的配套SOA工具链等等。

而ASF则面向SOA服务开发视角,提供了系统级服务、SOA+、原子服务、整车级系统服务、动态服务等。主要可以解决跨核和跨域之间的通信和协调部分,还有每个域控制器内部的健康管理、诊断、日志管理等自身挑战。

通过上述基础软件平台实现不同域控制器之间的复用,向上层提供统一接口,并与AUTOSAR AP、CP相互配合,可以大幅降低开发难度,节省大量的人力物力,从而加速应用层特性上的创新。

据了解,ASF1.0版本将针对基础概念,以及部分软件分层进行统一,以便行业对ASF形成一致的认识;ASF2.0版本会定义出服务开发时环境与运行时环境,原子服务和系统级服务的部分接口等。其中,ASF1.0版本将于2021年底推出。

基于上述标准化的接口、标准化芯片的选择、标准化软件选择和工具链集成,便可以形成一款“拿来即用”的中央计算单元,即标准化通用域控制器。

东软睿驰通用域控制器特性;图片来源:东软睿驰

上述提到东软睿驰推出的这款通用域控制器,具备丰富的接口协议、高算力硬件平台,可支持网关、车身域、动力域等独立控制器或融合控制器的应用。

该产品基于面向SOA的架构,大大增强了平台的可拓展性,可移植性,同时预置基础软件和标准中间件,提供丰富的开发工具,可帮助整车企业快速实现整车开发,降低研发成本投入,提高功能开发效率。这对电子电气架构集中化和SOA架构发展都具有较大意义。(责任编辑:刘畅 )

来源:和讯网

上一篇:华为申请姚安娜英文名商标获批 目前姚安娜!海信式的坚持:在不确定中坚持确定性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羊城生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