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第二批次中新公司建设项目竣工决算审计机构询比公告

2022-09-21 21:58:47 文章来源:网络

本文转自:四川日报

成都高投产城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拟对2022年第二批次中新(成都)创新科技园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新公司”)建设项目竣工决算审计机构进行**询比。现诚邀合格机构参加,有关事宜告知如下:

一、询比范围共2个服务标段,具体情况如下:1.2022年第二批次中新公司建设项目竣工决算审计(一标段):11个项目,预计送审金额7.69亿元;2.2022年第二批次中新公司建设项目竣工决算审计(二标段):11个项目,预计送审金额7.65亿元。

二、询比申请人的资格要求

(一)申请人类型:申请人应为1家会计师事务所、1家工程造价咨询机构组成的联合体。

(二)会计师事务所资格1.依法设立并具有会计师事务所执业资格。2.具有独立的企业法人资格,机构**管理制度健全,有良好的社会信誉,近3年无违法、违纪和违反职业道德行为。3.未对中新公司提供账务、成本咨询服务、工程决算送审资料清理服务。

(三)工程造价咨询机构资格1.具有独立的企业法人资格。2.2019年1月1日以来,未因工作质量等问题受到市场禁入。3.未对询比文件应回避项目提供清单及预控价编制、清单及预控价审核、招标代理、全过程造价控制、监理、结算审计(或结算审核)等服务。

(四)联合体要求1.联合体中的会计师事务所、工程造价咨询机构之一,应具有至少1个项目竣工决算审计业绩。2.提供已签订的联合体协议,联合体协议应约定牵头方、请款方、请款方式、**据开具方式(联合体的请款方式应确保实际收款单位、发**出具单位与协议约定收款单位的一致**)。3.不得分**、转**本次询比所涉服务。4.联合体牵头人可为会计师事务所、工程造价咨询机构任一方,由联合体自行商议决定。

三、报名时需提供下列证件1.联合体牵头方加盖公章的经办人介绍信或**委托书(收原件),介绍信需注明经办人姓名、身份证号码、手机号、邮箱账号、拟报名标段名称。

2.联合体牵头方加盖公章的营业执照、执业资格证书(若有)复印件。

3.联合体牵头方加盖公章的法定代表人、经办人身份证复印件。

4.经办人24小时核酸报告(**色打印)。四、报名地点和时间

(一)报名方式:现场报名。(二)报名地点:成都高新区石羊街道盛兴街55号天府国际社区8栋成都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2楼成都高投产城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审计部。

(三)报名时间:2022年8月2日至2022年8月8日(北京时间9:00~12:00,14:00~17:00,节假日除外)。

(四)其他特殊事项:若报名期间因疫情管控导致无法现场报名,可拨打询比人联系人电话确认后,向475441488@qq.com邮箱发送报名信息。线上报名需提交“三、报名时需提供下列证件”中要求提供证件及资料扫描件,邮件名称格式为“××××公司+2022年第二批次中新公司建设项目竣工决算审计询比”。

五、其他事项具备资格的询比申请人,均可申请参加上述两个标段询比。按照一标段→二标段的顺序评审,已中选前一标段的询比申请人,不得参加后续标段的询比。

询比人:成都高投产城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联系人:王**士 电话:18224474828邮箱:475441488@qq.com监督举报电话:(028)85320677

本文转自:光明网

原标题:“管输费”如何算?公用事业不能乱定价

两百米管道一年收五**“管输费”,多次反映无果后,陕西省渭南市大荔县民东新能源有限公司(简称民东公司)决定起诉渭南市发改委,请求**确认渭南市发改委制定下发的一份关于天然气价格问题的通知无效。

企业将政府部门告上法庭,到底所为何事?从媒体报道看,民东公司是一家天然气输送和销售企业,但因为管线“绕路”200米,需要向另一家燃气管网公司西潼公司缴纳管输费。但原本0.15/m³或0.1425 m³的管输费,在2019年调整为0.297元/m³,价格大幅上**。

在成本上**且协调无果后,民东公司选择起诉,而之所以起诉对象是当地发改委,原因在于,价格是以发改委转发通知的形式确定的。在民东公司看来,大幅提升管输费,至少存在着两个问题。

其一,定价是否合理?要知道之前虽然有文件“**高限价”0.3元/m³,但一方面,它是临时**的价格;另一方面,是**高限价,而非实际执行价。实际执行中,民东公司和西潼公司是按照0.15/m³或0.1425 m³的约定**在执行,毕竟管网只有200米。

现在突然提升到0.297元/m³,基本上逼近了此前的**高限价,造成民东公司的运营成本大幅提升,这样的定价是否合理,自然难逃质疑。

其二,大幅提价是否经过了合理的程序和审批?天然气管输费属于政府定价范畴,但也需要经过价格成本监审,跳过这一环节直接定价,并且是基本按照**高限价来定价,在程序上确实存在着违规的嫌疑。

当然,现在媒体报道的,只是民东公司单方面的说法。但不管怎么说,调价程序是否合规,价格设置是否合理,是不容回避的两个焦点。当地的发改委作为主管部门,更应该直面这些质疑。

因为天然气管输费的价格**,并不只是关乎到经营企业的私事。天然气,**括水电等,本身属于公用事业,民生属**相当强。之所以采取政府定价,而不是市场化的浮动价格,正是为了保持整体物价的稳定,减少民生成本。

民东公司作为天然气输送和销售企业,在管输费用大幅上**以后,如果向下游的用户转移成本,那么管输费用**终还是由广大用户承担了,这不符合让利于民的初衷。所以,突然提价理应慎之又慎,经过严格的成本调查、价格论证,听取经营者的意见。

另外,此事还有一个疑点,民东公司之前曾办理了直接接气的许可手续,无需绕线,也无需承担这笔管输费。但施工时遭到西潼公司的阻止,理由是施工时损伤了西潼公司的管道。那么,如果技术层面无法施工,那么当时为何成功办理了许可?如果办理了许可,为何又会遭到施工阻拦?其中是否有一些其他的利益勾连?

事实上,2020年下发的《关于加强天然气输配价格监管的通知》,明确要求认真梳理供气环节,减少供气层级。“绕路”200米增加的供气层级以及成本,如果能够砍掉,那就应该果断砍掉,而不是一直保留,并且以逼近**高价格**来执行收费,增加经营者和用户的负担。

必须再次强调,公用事业应让利于民,普惠民生。给经营者制造不必要的成本,本质上也是在间接增加公用事业的民生支出。因此,对于这一纠纷,当地应该妥善处理,给经营者减负,就是给民生减负。

上一篇:交行调整个人按揭类贷款提前还款补偿金收费,11月1日施行

下一篇:最后一页
“网站整改中,内容已删除!”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羊城生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